第31章 诡异的微笑(1 / 2)

伪钞者之末路 钟离 2290 字 2021-05-13

交货日的头一天下午,唐宋终于完成了胡正熙的订单。

真正开印之后所费的时间并不多,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调试机器和调制油墨上,而调制油墨,尤其费时费力。唐宋最终调制出十种专色的油墨以印制伪钞。这些油墨虽然颜色相对准确,但是与印制正版钞票的油墨相比,性能上依然差了很多,唐宋不得不加了一道烘干工序,使凹印的字迹尽快凝固定型,以保持立体感。

当伪钞被裁切成单张成品以后,夏炎拿出便携式验钞机测试。他们的钞票通过了验钞机,验钞机没有报警。

夏炎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,而唐宋也不由地露出了微笑。

为什么会微笑?为伪钞的面市?为即将到手的百万巨资?可是这些伪钞不也是迫不得已才被印出来的吗?难道他们不是在冒着坐牢的风险在做犯法的事情吗?

那么唐宋为什么会微笑?

唐宋后来才搞明白,因为这是他人生中少有的成功时刻。与金钱无关,与交易无关。

傍晚时候,夏炎接到了郑贵财的电话。

“明天下午两点半,让咱们到鸡冠山交货,他派车在山边等咱们。”夏炎对唐宋说。

“鸡冠山在边境,为什么要在那么远的地方?这些钱还想拿到对岸花吗?”

“对岸也能花一部分,那里有赌场,”夏炎说,“咱们这边很多省份都有去玩的,在那里出货,最安全,又不用担心被警察抓。”

“他拿到货以后接着就出境?”

“他肯定有门路。听说,他在那边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有自己的企业——听说,他们自己也有印刷厂。”

“他们也搞印刷?”

“是,可他们没有你这样的牛人,印不出这样的票子。”

唐宋听后若有所思。

“必须要去鸡冠山吗?只是交个货……”唐宋问。

“我再和他们商量一下?”

“你再问问,”唐宋说,“看看能不能不去山里交货。”

夏炎走到一边给郑贵财打电话,唐宋翻看印好的伪钞,挑出来一些印刷有问题的伪钞放在一边。

夏炎走回到唐宋身边,唐宋问夏炎:“他们不同意?”

“他们说胡正熙正在被通缉,还是去山里更安全……”

“好吧。”唐宋叹了口气,指着放置在一边做有标记准备废弃的伪钞对夏炎说:“这一些,等你回来处理掉吧,有些地方印得不准。”

“呃……其实不容易看出来,扔了挺可惜的……”

“处理了吧。”唐宋坚持。

夏炎一边答应着一边起身去归拢次品伪钞。

夏炎将次品伪钞打了一个包,看见唐宋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发呆,眼里似乎还有泪水。

“你咋了?”夏炎奇怪地问。

唐宋抬手抹了抹眼睛,没头没脑地对夏炎低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夏炎诧异地看着唐宋。

唐宋的脸上表情复杂,泪水再一次涌出。

唐宋再度抬手拭泪,他稳定了一下情绪,对夏炎道:“我当时不该去找你……做完这一次,以后咱们就不干了,我好好教你做印刷。”

夏炎默然。

长时间的沉默以后,夏炎问唐宋:“你后悔了?”

唐宋点点头。

“我们可以报警,自首!让警察把胡正熙抓起来。”

“那我们也得坐牢!我老婆孩子怎么办?我还不如去死呢!”唐宋说。

第二天是星期日,都九点多了,依依还在睡觉。湘南想叫依依起来,被唐宋阻止了。

“难得周末,让孩子多睡会儿。”唐宋说。

“你这两天天天上班,能吃得消吗?”湘南问。

“又不用我出大力,没问题。”

“那下午依依去学琴,你能送她吗?我这几天身子很沉,他在里面闹腾得厉害,弄得我晚上也睡不好。”

“下午……我们厂里有很重要的一批活儿,”唐宋编着瞎话,“老黄说非我去不行。现在厂子成私营的了,比以前公平多了,多劳多得。我一个月光药费这么多,得多干点活儿才行。”

“我这淘宝店人气不行,这两天一件衣服也没卖,还不如去夜市摆摊呢——”湘南叹了口气,“那下午我去送依依吧,你早点回来,五点钟,你去接依依下课。我最近手脚都有点肿,不能在那坐太长时间。”

“好——你们还是走着去吧,医生也说每天走一走对生孩子很有好处,你就别骑电动车了,走着去也就二十多分钟,电动车不安全。”

“你别管那么多了。”

“要不…让湘北帮个忙,让她去送依依?”

湘南大为光火:“我们几个数她最忙!你去动手术后面后几天都是她照顾依依,现在你还想麻烦她!”

唐宋离家之后,就去街上采买了些东西,然后去了寒山印社。他赶到的时候,夏炎正在把伪钞装进保鲜袋,然后又集中装进大背包。

唐宋来到院子里,他从小昌河上上了取下一个容量为五升的透明塑料桶,一节蜡烛和一个吹气球用的电动小气泵。

塑料桶里装着两三公分厚的白色粉末,唐宋那支小蜡烛点燃之后放入塑料桶底部,又将小气泵的出气管插入塑料桶。

气泵连接塑料桶的长度足有五六米,唐宋将气泵放置在离塑料桶较远的地方,然后接通了电源。

也就一瞬间的功夫,气泵吹动了塑料桶底部的白色粉末,塑料桶“砰”地一声爆炸了。

夏炎闻声从屋内跑出来查看。

唐宋摆摆手,解释道:“没事儿,我做个小实验。”

唐宋说完从小昌河上抱下一个纸箱走进屋里。他拆开纸箱,取出一包白色粉末、两个高压气弹和奶油枪。

唐宋往奶油枪内倒入白色粉末。

夏炎在一旁迷惑地看着唐宋。
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