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(修)(1 / 2)

反派重生 爆炒小黄瓜 1667 字 2021-05-14

聂朗不由再一次审视自己的态度。

这一次,他却没了之前的干脆,总觉得不管怎样想都是在拖泥带水。

他忍不住扪心拷问自己:为何会这样在意聂清树的态度,难道真因对方服侍了他三年,便将从前的血仇置之度外了么?

与此同时,有个小小的声音也在回答他:前生与今世是两回事。

难道因为是两回事,他就要放弃复仇么?

简直……无稽之谈。

聂朗自我催眠一样地默念半晌,抬眼看了一眼台下聂清树无辜又温柔的笑容,紧接着垂下眼帘,跟女子冷淡地道了个别,转身下了台。

走到聂清树身边时,他脚步微停了一下,很快又十分平稳地离开了。

——此次之后,休想他对他再心软。

聂朗认为,这次他可以下决心了。

而聂清树见他突然离开,便知他将自己的态度看了进去。

他微低下眼睫,温柔地勾了勾唇角,正想再接再厉跟上去,谁知稍一抬眼,就瞥见了台上泫然欲泣的女子。

只见对方楚楚可怜地站在观台中央,雪白圆润的肩头彻底暴露在空气中,眼睛再往下一点,甚至可以窥见深陷优美的锁骨……

聂清树不禁一顿,温柔无比的神色下,心口倏地被戾气灌满。

一想到聂朗的视线曾扫过那里,他就很……不快。

为什么总有些人,要想方设法地靠近哥哥呢。

从一开始的聂清桃,到门派中的李婵,再到桃源城死去的聂家小妹……最后是现在的容莺儿。

这种所有物被觊觎的感觉,几乎要将聂清树逼疯。

他知道,聂朗一直放不下前世的事。

可那又如何?不管聂朗对他的态度怎样,他都只能是他的。

可现在——

聂清树黑眸杀机骤然溢满,然而不到短短一瞬间,又强制平息了下来。

……不能杀。

此女尚还有用,且若是现在杀的话,很有可能给聂朗惹上麻烦。

留到会后再处理。

不过……

聂清树偏头微微笑了笑,慢慢走上台,表情相当柔和地邀请了容莺儿到杏林。

略施小惩是可以的。

.

另一边,聂朗回到客居岛府,便看见李婵撑着下巴坐在门口,挡住他的去路。

他心情不愉快,不想开口说话,就沉默站了一会儿,指望她能识趣主动离开,谁知站了半晌对方仍是不起身,忍不住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李婵眨眨眼,换了只手撑脸:“有事。”

聂朗等她后续,谁知足足等了半盏茶,李婵也没继续说下去,只好出声问:“……何事?”

李婵:“门派事务。”

聂朗这次主动问:“门派有何事务?”

李婵:“关于魔修的。”

聂朗:“……然后?”

李婵有意逗他说话,语气很无辜:“你继续问呀,你不问我怎么说?”

聂朗面如寒霜地盯了她半晌,发现她竟是认真的,心情顿时更不愉快了,拎起她的衣领扔到一边,言简意赅地斥道:“有病。”

李婵:“……”

她连忙站稳拦住他关门的动作:“不不不我是认真的——”见聂朗脸色更不好,语意赶紧溜了个弯,“认真找你有事……刚才我确实有病行了吧?”

聂朗觑她一眼:“到底何事。”

李婵:“关于魔修一事门派的回信来了,你开门,我进去与你说。”

聂朗看了她好半晌,慢慢打开了门。

李婵迅速溜了进去,自动自发地坐在交椅上,又见茶几上摆放着一摞色泽鲜美的糕点,立刻起了馋心将正事抛诸脑后,先照顾自己的嘴去了。

聂朗见她整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明白自己不问,她是不可能将话说完整的,便主动出声道:“说吧。”

>